当前位置:不同展现>> 精神解析>> 追根溯源

追根溯源

中国女排精神的形成与发展

繁体中文】  作者/张然   来源/中国排协   阅读/ 次  【收藏文章

2021年是中国女排在国际大赛中首夺世界冠军40周年。

中国女排精神的声名,家喻户晓,有口皆碑。但它的形成与发展及其真谛,未必尽人皆知。1951年我在部队由于任务需要,经过选拔从业余爱好转为八一排球队第一代专业运动员,历经新中国成立以来排球运动的各个发展阶段,是迄今为数不多的“骨灰级”的亲历者、实践者和见证者,对女排精神的形成与发展略知一二。尽管我近年来已“淡出江湖”,“不谋其政”,但70年的排球情结,依然对其意惹情牵,藕断丝连。本文是一个年逾九旬的排球老人在学习与思考过程中的一点心得,提出来与同行们共同研讨。

女排精神的产生背景

中国女排精神的形成与发展,经历了一个艰难曲折的漫长过程。新中国成立初期,排球群众基础较低,运动技术水平不高,同当时世界排坛霸主的苏联和东欧一些国家相比,难以望其项背。

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与重视下,特别是1952年11月国家体委成立后,加强了对包括排球运动项目在内的体育工作的领导,排球群众基础逐步夯实,技术水平不断提升。1956年9月中国队在巴黎首次参加世界排球锦标赛中,取得了女排第6、男排第9名的可观成绩(当时我是二传手)。

我国排球界人士在20世纪50年代,学习苏联“老大哥”比较系统的排球教学训练理论与方法;60年代学习中国人民解放军“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”的革命精神,和“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”的苦练技术本领;同时学习日本女排教练大松博文的严格训练,严格要求和大运动量训练方法。在这种形势下,国家体委根据贺龙副总理的要求,提出了“三不怕(苦、累、难)”和“五过硬(思想、身体、技术、训练、比赛),以及“三从一大”科学训练原则。

一系列的学习与实践活动,使我国排球训练的指导思想、精神面貌和训练水平发生了质的变化,当时排球界上下有一股奋发图强、为国争光的强烈愿望。到了1966年“文革”前夕,我国排球群众基础和技术水平达到了空前的规模与高度,其时,各地方和军队排球队都具有很强实力,国家队男女排访欧比赛,可以与苏联等世界强队相抗衡,形势令人鼓舞,“老外”刮目相看。

然而,由于“文革”的折腾,导致全国训练停顿,水平下降,国家男女排1974年在墨西哥参加世锦赛时,分别跌至15名和14名的历史最低点。于是国家体委领导高瞻远瞩,未雨绸缪,为了养精蓄锐,“藏富于民”,调动地方积极性,以备他日东山再起,毅然决定临时解散国家队,着力加强地方和军队排球队建设。

中国排球人在挫折与困难面前,不屈不挠,发愤图强。1972年4月9日,周恩来总理在广州二沙头训练基地号召:要把体育运动水平搞上去。这极大鼓舞着运动队重整旗鼓,奋起直追,恢复训练秩序,掀起训练高潮。同年6月10日,为纪念毛泽东主席题词“发展体育运动,增强人民体质”发表20周年,在北京举行全国篮、排、足、乒、羽五球运动会,推动了全国训练热潮。11月在北京召开三大球训练工作会议,总结20年排球训练工作经验,提出我国排球战术指导思想,规划3—5年发展方向,决定大力培育青少年运动员,并组织全国排球大集训。

言出行随,雷厉风行。同年12月国家体委经过调研论证,随即选定在福建省漳州市快速建成集训基地,并组织男女各6个青年队、进行为期100天大集训。此后,包括成年队在内,每年都组织行之有效的集训,并陆续开辟了其它几个新基地。

排球组织大集训,是一个伟大创举。1972年集训初期就提出“苦干三、五年,打败日本、南朝鲜(现韩国队)”的奋斗目标。其时,日本队是亚洲和世界冠军,韩国队为季军,打败她们,就意味着冲出亚洲,雄冠世界。

伟大的毅力产生于伟大的目标。各队胸怀宏伟抱负,立志打翻身仗,在集训物质条件很差的情况下,进行超常艰苦的“三从一大”训练,并在集训过程中为各队创造条件,取长补短,互相促进;提高技能,磨练意志;丰富智慧,增长才干;以练为主,练赛结合;精心培育,打造人才。实践表明,通过多年艰苦的系统训练,我国排球开始形成多强对抗格局,积累丰富训练经验,造就众多精明教练,涌现大批优秀选手,呈现出欣欣向荣、前所未有的大好形势。

女排精神的形成过程

综上所述不难看出,几代中国排球人历尽磨难,永不放弃,在学习他人和总结自己经验的基础上,到70年代中后期,终于找到了一条遵循排球运动训练规律、顺应世界排球技术趋势、符合我国运动员特点的正确发展道路;而且,在长期实践的过程中,孕育着胸怀祖国,刻苦训练,顽强比赛,团结友爱等“女排精神”因子,成为日常训练与比赛的有力精神支柱。

1976年6月,国家体委领导审时度势,决定重新组建国家队,由袁伟民任女排主教练,戴廷斌当男排主教练。袁、戴二位教练选拔的首批国家队员,大都是4年前在漳州参加集训、经过系统训练、掌握扎实功底的青年军。

袁伟民虽是初执教鞭,但他在党和政府多年培育下,胸怀大志,责任心强,以身作则,严于律己;有丰富排球阅历与长期训练实践,当了江苏队(4年)和国家队(12年)16年二传手;掌握全面技术,具备良好品格;见多识广,博闻强识,到过几十个国家参加无数次重大国际比赛;求知好学,善于思考,博采众长,敢为人先等等。这些基本素质,决定了他有能力带好中国女排。

袁伟民不负众望,他在他的助手们和运动员的积极配合与共同努力下,在较短时期内就把中国女排打造成一支拥有技术特点、战术风格、意志顽强、作风过硬、团结友爱、有勇有谋、能打胜仗的队伍。1977年世界杯获第4名,1978年世锦赛得第6名,1979年亚锦赛夺取桂冠,均超出历史最好成绩。1981年11月16日在日本首登世界杯宝座,1982年在秘鲁又得世锦赛魁首,1984年在美国再夺奥运会冠军。值得指出的是,中国女排把“三连冠”收取囊中,并非轻而易举,唾手而得,而都是与东道主决战、天时地利人和不利于我的情势下艰难取得的。1984年底他受命国家体委副主任,1985年和1986年中国女排分别由邓若曾、张蓉芳任教,又连拔世界杯和世锦赛两个头筹,号称“五连冠”。

中国女排这些奇迹般战绩的获得,不是靠运气,而是拼本事,凭借在日积月累工作中磨练与彰显出来的胸怀祖国重托,励志为国争光,刻苦科学训练,驾驭精湛技术,正确运用战术,顽强拼搏比赛,紧密团结奋斗。这个团队拥有的技术实力及其表现的精神风貌,人们称之为女排精神。

或许是月盈则亏,盛极必衰。由于主客观诸原因,中国女排获“五连冠”之后,走了一段挫折衰落的历程。后经排球高层和全国排球界的艰苦奋斗,共同努力,到21世纪初叶,排球形势否极泰来,出现生机。分别由陈忠和和郎平率队的中国女排,承前启后,继往开来,传承与弘扬“女排精神”,先后获得3个世界杯和两个奥运会冠军。目前,中国女排正郎平教练的带领下,信心满满、雄心勃勃地走向东京奥运会的新征程。

女排精神的植根基础

那么,什么是女排精神?它与技术实力有什么关系?辩证唯物论认为,精神,属于上层建筑的范畴,它必依附或植根于相应的物质基础之上,女排精神也不例外。物质是第一性,精神是第二性,但精神可以反作用于物质。

女排精神不是偶然出现,它是如前所述几代中国排球人几经磨难、不断探索、共同缔造的结晶,是七八十年代由袁伟民指导和他的团队传承与创建,以及尔后他的继任者陈忠和、郎平等教练,承上启下,发扬光大,并通过训练比赛生活这个大舞台,把它演绎得淋漓尽致的必然产物。正所谓时势造就英雄,英雄引领时势。

例如: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,中国女排初战不利,在预赛中1:3败给美国队,后经过关斩将,一路艰辛,在冠亚军决赛中又逢东道主。首局跌宕起伏,在比分14平的关键时刻,袁伟民换上侯玉珠上场发球,第1个球直接得分,第2个造成我队打探头球,16:14取胜(每局15分制),并再连取两局以3:0夺冠。人们赞赏袁伟民的魄力与胆识,也欣赏侯玉珠的沉着与技艺。这个现象看似偶然,但却隐藏着事物的必然。一是侯玉珠身怀绝技;二是袁指导知人善任;三是美国队本土作战想赢怕输。具备这三条,才会有连发两球而得分的必然结果。恩格斯说过:“有谁曾经不冒一点风险,而打过胜仗?”诚然,在关键时刻,有时是需要有大无畏的勇气和魄力去冒点风险的。但这种冒险不是莽撞和妄动,而是建立在平时苦练过硬本领的基础上,建立在对队员充分了解和信赖的基础上,建立在对临场双方情势分析的基础上。再如,2004年雅典奥运会,陈忠和率队在预赛中以3:0大胜俄罗斯队,冤家路窄,决赛中又遇老对手,本以为是囊中之物,没想到先以0:2大比分落后,危在旦夕,经过惊险奋战,连拔三城才以3:2胜出。 2016年里约奥运会,郎平带中国女排出师不顺,起步维艰,小组第四,才勉强入围淘汰赛;后经披荆斩棘,排除万难,战胜了巴西、塞尔维亚等劲旅而折桂的。这些战例从某种意义上说,都是技术与精神相互作用的典范,值得后人学习与珍藏。

女排精神不是孤立存在,它依附或植根于相应的技术实力基础之上。袁伟民教练在取得“三连冠”后,总结中国女排的技术优势主要是:“技术全面,战术多变,高快结合,配合默契”。时任国际排联主席阿科斯塔曾赞赏中国女排的打法,代表了当代世界排球发展趋势。而这些技术优势的获得,必须依赖于在日常训练和比赛中培养出来的刻苦耐劳,意志坚定,顽强拼搏,奋勇进取等优良精神作风作支撑。

“艺高人胆大,胆大艺愈高”,是对技术与精神辩证关系的精彩解读。高超技术实力是良好精神因素赖以存在的载体,良好精神因素可以使高超技术实力如虎添翼。没有高超的技术实力作基础,良好精神因素只是杯水车薪,作用有限;反之,没有良好精神因素的支撑,高超技术实力也难以充分发挥。因此,物质与精神,技术与作风(意志),两者相辅相成,互为因果,缺一不可。

不言而喻,望梅可以止渴,但画饼不能充饥。良好精神可以带动技术实力的发挥,但不能代替技术实力。马克思指出:“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,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;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,也会变成物质力量。”比赛双方的胜败较量,主要是通过技术实力的发挥去实现的,技术实力的对抗只能用技术实力去攻破;然而,良好精神一旦武装了运动员,就会产生强大的技术力量,使其更好地发挥威力。

女排精神将永放光芒

2019年9月30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见获得第13届世界杯桂冠的中国女排时指出:“你们在赛场上展现了祖国至上、团结协作、顽强拼搏、永不言败的精神面貌。女排精神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精神,喊出了为中华崛起而拼搏的时代最强音。”这是对女排精神的全面概括与精辟论述,习总书记的重要讲话,鼓励了排坛人士的使命感和责任感,激发了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,增强了举国上下的自信心和自豪感。

女排精神是中国几代排球人的长期积淀,底蕴深厚,经过袁伟民、郎平及陈忠和等教练率领的团队浓墨重彩的充分展现,是中华民族不可多得的瑰宝。女排精神的穿透力和辐射力,不受时空制约。其影响的宽度,超越了体育领域;其影响的深度,不止于一代人。中国女排精神的真理光辉,必将名垂青史,永放光芒。

可以预见,随着运动员身材、体能和进攻能力的提高,排球攻防对抗必将加剧;不但“网上”扣、拦技术的斗争强烈,而且“地上”垫、传、防、保等技术的较量也吃重,攻防技术战术必须更加全面协调。上层建筑要与物质基础相适应,由于技术战术水平的不断发展,对女排精神也会提出新的要求,丰富新的内涵,譬如训练的艰苦性与科学性,比赛的预见性与计划性,以及调动人的能动作用等,将会进一步加强。这应是新时代中国排球人责无旁贷的任务。

“以人为镜,可以知得失;以史为镜,可以知兴替。”新时代的中国排球人,要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论述,学习女排精神,学习唯物辩证法,学习中国排球史,学习排球专业知识,并重在付诸实践,见诸行动,把我国排球事业和运动技术水平推向新的高峰。


手机扫码阅读本文


 

女排精神相关文章

追根溯源栏目文章

用户评论

(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与本站立场无关)

网友评论共 0